打开这两天的新闻媒体,惊闻一个噩耗:全国人大代表申纪兰28日凌晨因病医治无效离世,享年91岁。看到这个消息,心情十分沉重。作为一名记者,我在7年前10家党报联合举行的“晋豫鲁铁路沿线采访”活动中,在长治日报同行的陪同下,曾经赴申纪兰所在的山西省平顺县西沟村采访过她,对这位新中国成立以来,全国唯一一位连任十三届的全国人大代表的老人充满了敬佩。出生于年的申纪兰见证了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诞生与成长,被称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“常青树”“活化石”。年10月第一次见到申纪兰时,尽管她已是83岁高龄,但依旧精神矍铄,头脑清晰,和我们交流起来不紧不慢、侃侃而谈,给我们留下的是淡定、从容、低调、朴实、平易近人的印象。采访结束,时近中午,申纪兰热情地拉着我们的手,非要我们去她家吃饭,说要让我们尝尝她亲手擀的面条,我们还是谢绝了老人的好意,在西沟村委会门口和老人告别。想不到,7年之后的今天,这位善良、朴实的老人竟然永远地走了。这张照片是当时采访完申纪兰之后,我和她的一张合影照片。申纪兰的一生充满了坎坷,同时她的很多经历也极富传奇色彩。在那次采访中,让我印象最深的有两件事。一件是76年前,在这个小山村,李顺达联合6户贫农,成立了全国第一个农业生产互助组织——李顺达互助组,并在年发展为初级农业生产合作社,21岁的申纪兰当选为副社长。当时,按照合作社的规定,男劳力下田一天记10分工,妇女下田一天只记5分工,因为挣得太少,很多妇女宁愿呆在家纳鞋底也不愿下田参加劳动。为推动男女同工同酬,调动妇女劳动积极性,申纪兰一边挨家挨户地上门做妇女们的思想工作,一边想了一个妙招:经申纪兰申请,社里专门给女社员划出一块地,和男社员进行劳动竞赛。男社员认为稳操胜券,该休息就休息;被发动起来的妇女为了争取自己的权益,始终在田间争分夺秒。最后,女社员赢得了竞赛。在事实面前,申纪兰据理力争,最后,生产合作社的所有男社员都一致同意,参加劳动的妇女也同样记10分,就这样,西沟村在全国第一个实现了男女同工同酬,用行动诠释了什么叫做“女性撑起半边天”。年,“男女同工同酬”被正式写入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,成为了中国妇女发展史上的里程碑。让我印象最深的另一件事是:年,因为申纪兰在基层连续做出令人瞩目的成绩,表现出突出的工作能力和领导能力,被省里所看重,出任了山西省妇联主任。申纪兰说,当时她是有点犹豫的,她认为以自己的能力实在担当不起。但是组织上却认为她是最佳人选,要求她立即上任。她只好同意。升迁本来是一件人人都梦寐以求的大好事,可是让所有人想不到的是,申纪兰却提出了一连串匪夷所思的“特殊”要求:不转户口、不定级别、不要工资、不要专车、不脱离群众、不离开西沟!要知道,省妇联主任可是正厅级别的职位,申纪兰竟然主动要求放弃各种优厚待遇,甘愿做一辈子的农民,这样的行为确实令人十分敬佩。申纪兰上任以后,依旧没有忘记自己的农民本分,依旧常常和村里的妇女们一起下地干农活。年,申纪兰觉得自己实在不适合妇联主任,便辞掉了这一职务,没想到又被选上了另一个职位,那就是人大常委副主任。尽管如此,她照样始终没离开西沟,此后的多年时间里,她带领西沟老百姓搞香菇大棚,培育新兴产业,引进漳泽光伏发电,发展绿色生态旅游。申纪兰说,她要和西沟乡亲们一起为早日脱贫奔小康的理想继续奋斗。这张照片是我从申纪兰珍藏的影集里翻拍的,图中的四位女性都是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的四位山西女代表,都是山西响当当的人物:左一为著名烈士刘胡兰的母亲胡文秀,左二为著名歌唱家郭兰英,左三为李辉,最右边这位是申纪兰。当时,她扎着两条长长的辫子,第一次去北京开人代会,她骑毛驴、坐卡车、倒火车,整整辗转了4天。如今,从平顺西沟到北京只需4小时。在见证中国巨变同时,申纪兰也带领西沟村经历着产业转型的进化。这是我年在西沟村拍摄的一张挂在墙上的照片,上面记载的是申纪兰从第一届至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的历程,这些照片不仅反映了申纪兰从青年到老年不同时期面容的变化,更见证着新中国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到如今由弱到强的沧桑巨变。申纪兰成就了西沟村,西沟村也成就了申纪兰。随着西沟的名声越来越响亮,吸引了全国各地的人前来参观学习。照片上这位和申纪兰手牵手的女性,是山西省昔阳县大寨村党支部书记郭凤莲,她也是前来学习的。申纪兰常说:“我当人大代表不是为了当官,是要代表老百姓说句公道话、明白话、心里话。”作为农村的人大代表,60多年来,申纪兰提交议案、建议件,涉及“保护耕地”、“山区水利建设”、“新型合作医疗”、“贫困地区旅游开发”等等。从年第一次当选全国劳模一直到她90岁高龄,这位普通的农村妇女,就没离开过山头田间。新中国成立之初,她就带领西沟人民,打坝造地五百多亩,解决了全村人的温饱,最高时还给国家交过二三十万斤公粮。半个多世纪里,西沟村创造了奇迹,在石头上植树造林两万多亩。经过几十年持之以恒的努力,家乡当年光秃秃的石头山,如今已成绿水青山,松柏种在山头,杨树长在沟壑。为了响应党中央保护环境的号召,不把污染留给子孙后代,年,申纪兰和西沟村民决定,拆除了不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和环保要求的铁合金厂,重新寻找发展定位。几年间,西沟村的红色旅游基础设施一一兴建,新产业基地拔地而起,引进的知名服饰公司开工生产。如今,西沟村周边风光如画,到这里旅游的人络绎不绝。申纪兰虽然走了,永远地离开了我们,但她并没有离开这块生她养她、让她一辈子魂牵梦绕的土地。(贺德敬文图)欢迎

转载请注明地址:http://www.abmjc.com/zcmbhl/6398.html